凉小无猜

大写的渣男!

文豪乙女

文豪乙女

粽子节快乐,这次带敦敦玩x

幼稚园文笔,Ooc

 

 

 

 

太宰治×你

 

婚礼

 

 

 

还没好吗?你闭着眼,朝正在你脸上仔细涂抹着的红叶询问。

 

 

快了哦,再耐心等等。

 

 

你现在脑中充盈着某个人修长的身影。只能敷衍着嗯了一声。

 

 

红叶听了手中的功夫不停,只是微微一笑。

 

 

又过了半响,你才听见红叶满意的应允。

 

 

好了。

 

 

你睁开眼睛,眼前穿着白色婚纱的少女端坐在镜子前,脸上画着细致的妆,勾勒出姣好的五官。这是我吗?你在心底发出质疑,随意对着镜子摆了几下手后,太宰先生会不会…

 

 

这么美的新娘子,相信太宰一定会喜欢的。

 

 

像是猜到你在想什么似得,红叶拖着尾音在你的耳边轻言。如此少女的心事被看穿,你的脸颊急速升温,别扭的站起身,没想到差点被过长的裙摆绊倒。

 

 

不过也是顺了你的意才挑选的这样繁琐的裙子。

 

 

虽然太宰先生也神色莫测的答应了。

 

 

在红叶的搀扶下,你拖着繁重的婚纱,透过轻纱般的白色蕾丝襟窥视着四周,却没见到今天婚礼上的另一个主角。

 

 

哎呀,小姐是在找我吗?

 

 

从背后传来某人轻佻的声音。你转过身,那人果不其然穿着一身挺拔的西装,衣领处别了一朵娇艳的红玫瑰与其他宾客区别,象征性的绷带仍固执的缠在他的手上脖颈上。

 

 

太宰…

 

 

还未说住口就被太宰修长的手指抵住了唇。

 

 

既然结婚了,那就应该叫丈夫吧。

 

 

太宰如是说着,顺带躲过来自身后的袭击。

 

 

混蛋青花鱼,别忘了你们还没结婚呢。

 

 

中也…你还未开口,太宰就应经替你拉走了仇恨。

 

 

呀,这不是漆黑的小矮人吗?别忘了小姐可是答应要嫁给我了。

 

 

中也的脸更黑了,你看着中也勉强的摆着臭脸向你祝福,然后冲远处穿着黑西装的太宰挥挥拳头。

 

 

青花鱼你这个混蛋,千万要让小姐幸福啊

 

 

那当然,蛞蝓。

眼见着两个人又要吵起来,你赶忙上前用身体将两个人隔开。

 

 

中也哼了一声,将一瓶包装精美的洋酒放在你的手中后转身离开。

 

 

呀,还真有小矮人的风格呢。

 

 

太宰从你的手中拿过酒。

 

 

这个就交给我吧,累到小姐就不好了。

 

 

说着就飘然离开,你因为裙摆太长,且红叶姐,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只能站在原地。远处的人的欢笑声似近非近,一路小跑过去的太宰端着酒,与其中一位交谈。你看着宾客和太宰莫名觉得有些远。

 

 

你感觉有些不对劲,傻傻的站在原地。等到太宰回来牵住你的手才回神。

 

 

我们走吧。

 

 

你听到他这么说,木讷的点了点头,你感觉自己像是提线木偶,被太宰牵着跑,一路跌跌撞撞的走上红毯。

 

 

大家站在红毯的两侧,带着祝福而祥和的笑。

 

 

太宰牵着你,走到礼台下,站在你的身前,用手轻轻拂开遮住你眼睛的薄纱。

真美。

 

 

你听到他说,却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

 

 

那么这位美丽的小姐,你愿意和我结婚吗?

 

 

我…愿意。你有些恐惧的嗫嚅着,身边的人都微笑的看着你,丝毫没有注意到你的异常。

 

 

紧接着似乎有水浇在你的身上,你感觉像被浸泡在井水里一样,浑身冷湿。

 

 

画面砰然在你眼前碎裂。

 

 

意识清醒后,你发现自己的手脚上突然多了镣铐,被磨损的皮肤带着青紫的痕迹,有水珠顺

着头发滴落,被冷水浸湿衣服紧贴在皮肤上——自然不会是婚纱。

 

 

前方传来的是变得冷漠的声音,一下子敲碎了你的幻想。

 

 

看来是醒了啊。是做了什么美妙的梦吗?

 

 

你睁开眼,透过被水打湿的碎发,看着太宰,梦中温和的他似乎与眼前的重叠。

 

 

见到你醒了太宰起身走到你跟前,毫不怜香惜玉的用手掐住你的下巴。

 

 

还不打算说吗?小姐。

 

 

那看来只好用大人的方式审讯你了。

 

 

(你被陷害设定,太宰审)

中岛敦×你

 

赠予

 

 

 

小姐,到站了哦。

 

 

你听见有人在呼唤着你。睁开眼便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枕着中岛的肩膀睡着了。

 

 

对不起。你迅速把头移开。

 

 

没关系。他微笑的看着你,闪烁着光泽的紫黄色眼睛里有你读不懂的内容。

 

 

该下车了哦,小姐。

 

 

咦?你抬头仰望着他,黄昏的光莫名其妙刺眼,你不得以眯起眼睛,阳关洒在少年的身上,为他镀上一层金色的外壳,像是教堂玫瑰窗上的立绘。

 

 

你挪开眼睛,踢踏着下车,却发现中岛似乎没有要跟上来的意思。

 

 

敦君不一起吗?

 

 

你转过头,看着落寞的坐在后排的敦,心突然像被狠狠揪紧一样疼痛。

 

 

那个,我有东西落在侦探社了。

 

 

沉默的片刻,你听到中岛这样答复。

 

 

那正好我也没有什么事,一起吧。

 

 

你刚想转身,却被一双有力的手按住了肩膀。

 

 

呀呀,一会就要天黑了,还请小姐快点回家吧。敦按着你下车,像是用上了全身的力气,按得你肩膀生疼。

 

 

在被敦君推下车的一刻,你还感慨着什么时候他变得如此强硬时,你看到发现有泪从他的眼眶中溢出,敦像是还在孤儿院时孤立无援的样子,让人心疼。

 

 

紧接着公车的门合上了,敦站在门前,唇动了动。

 

 

小姐,我喜欢你。

 

 

虽然从未学过唇语,但你现在却轻而易举的读懂了中岛的意思,却不明白其中蕴含的意味。

 

 

然后你目送着公交车远去,看着公车消失在路的尽头,你木讷的站在原地,身边的站牌长椅逐渐褪色,低矮的房屋逐一崩塌。不知何时,原本站立着的你变成在瘫坐在地上的姿势,而满身是血的中岛敦被你揽在怀中,你的手不知什么时候变成了虎爪。

 

 

敦君?

 

 

(异能可以赠予,不只是遗传设定)

End.

全虐向(?)

评论(2)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