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小无猜

大写的渣男!

深夜厨房

中敦,不喜勿入

关爱冷cp从我做起,求投喂

另外醒酒茶和茶泡饭我都不会处理

如有漏洞对不起认真看文的小天使们了


玄关的灯还开着。

中岛敦结束完侦探社的工作,入门便看到黑皮鞋东一只西一只的倒在柔软的地垫上。灵敏的嗅觉可以闻到空气中传来了淡淡的酒味。

中原先生又喝醉了吗?

中岛敦扶额,坐在玄幻的榻榻米上脱了鞋,手拈着鞋邦放在鞋架的中层后,踮着脚走进内室。果不其然,就看到在床上躺着衣服半脱半就的中也,手搭在起伏的胸口,脸面通红。

他还依稀记得上次中原中也醉酒是在刚搬进来没几天的时候,以‘新双黑’交流经验为由,将自己和芥川分配给中也和太宰,中间却不知道出了什么差错,将自己和八杆子打不到一起去的中原前辈分配到一起。甚至不得不搬来与中原中也同居,之后便在中也的半分试探,半分认识中一起喝了酒。

在见识了自己从没见过的‘大人世界’后,被酒精醺的满脸通红甚至打着饱嗝的中原中也拖着自己又小斟了几杯后,便打开了话匣子,从自己不大懂的名酒直到横滨的特色小吃,最后话题却不知怎么谈着谈着就骂起了太宰治。

可怜自己作为老实的后辈和体贴的同居人,只能屈居于当前形式,在内心里对太宰先生士下座的同时,小声附和着中原中也的辱骂。直到中原先生问候了太宰祖上祖下十八辈包括太宰先生本人后才心满意足的喝了醒酒茶跑去自己的房间睡觉。

真是往事不堪回首,中岛敦站在炉台前,看着锅子里翻滚出泡沫的醒酒茶,肚子微不可闻的发出一声抱怨。

说起来今天晚上也干了不少活呢。

来碗茶泡饭犒劳自己吧。

中岛敦搅和着锅里的茶,觉得差不多时就跑去一边淘米,在细流穿过指缝将米中的碎石带去时,清澈的水也变成了接近乳白的液体,他直勾勾的看着水流穿过指间,一双带着易碎光点黄紫色的眼睛瞪得浑圆。

时间流逝的很难,古朴的钟挂在墙上滴答作响,中岛敦享受着冲米的快乐,丝毫没有注意到的指针指到整点叮当声却唤醒了浅眠的中原中也。

中也披着凌乱的外衣,毫不在意橘色头发纠结的缠绕在耳后,拖拉着脚自行走至厨房,低头从锅中捞出茶水,缀饮了一口,却只是皱了皱好看的眉,带着三分不满三分迷蒙和一点点撒娇的意味看向神游中的中岛敦,见对方没反应只得再次启唇,梦呓般的含糊的声音唤回了漂泊在远方的的中岛敦的魂。

“苦。”

“抱歉,忘记加糖了。”

中岛敦忽地将刚才还视若珍宝的米碗放在池台边,手忙脚乱的将方糖丢入锅里,沉闷的入水声如投石粒坠入深不见底的幽井。

中原瞥了一眼中岛敦,将长勺探入锅中推着方糖在浅色的茶水中游动。

寂静的月光洒满一室,细小的灰尘清晰可见,点点银光撒在两人的身上。中岛敦被方糖一事唤回后就没有再神游的打算,似乎朦胧的月色壮大了自己的胆量,他今天意外的不会对中原中也产生疏远和畏惧之类的感觉,他半遮半掩的大量着平时不太敢直视的前辈。对方一点也不像太宰先生说过的蛮横,面无表情的样子看起来有点严肃,一张精致的脸庞看的人十分舒心,蔚蓝的眼睛潜藏着一片坠着流星的海。

中原前辈很有魅力,也很强大,很可靠。

不仅如此他还很温柔。平时大部分时间是自己持家,这个人总是很晚才回来,却是一声不响的,有时自己睡在客厅还会盖个薄被,或是调高空调的温度。偶尔出差也会给自己带手信。有次还被自己见到帮助老人拖东西,虽然那老人是太宰先生假扮的。(详见漫画)

不知怎么的中岛敦有点心动,想要走进这个人的内心。

可能是自己也沾染了些中原先生的酒气吧。



宁静祥和的氛围让两个流离于危险边界的人感到别样的舒适。他们像两个傻瓜一样伫立在厨房的砥台前,直到中原中也回过神来,洗过手后径直走向与厨房不过推拉门之隔的客厅沙发。

而中岛敦不知怎么的内心酸胀的有些不舍,不由自主的开口挽留出声时连自己都吓了一跳。

况且那又是一个自认为白痴至极的话。

“要来一碗茶泡饭吗?”

这显然没有撼动青年的迈向沙发脚步,倒让少年狠狠吃瘪,脸上的表情像吃过酸橙一样别扭,不知是为自己毫无技术含量可言的话感到羞耻,还是为对方的不理睬感到难过。

在将淘好的米倒入电饭煲时,中岛敦就想着刚才的失态,脸皮薄而被烧的通红,之后便自然而然的选择坐在沙发的另一边。低垂着头的他也没有看到中原中也因为他远坐一旁而不由自主而噘嘴。



两个人无言的坐在沙发的两边,直到电饭锅心满意足的发出一声哼鸣,中岛敦枢的从沙发上站起,四肢僵硬犹如未上油的铁樵夫,直挺挺的走向厨房。

一直静靠坐在沙发上的中也突然开口。

“茶泡饭,请给我一碗。”

中岛敦顿了顿,嗯了一声,蹲在一边去盛饭。


用被中原刚用过的勺子舀出一些汤水,均匀的洒在米饭上,顺便从橱柜里拣出几件心意的配菜。等到中岛敦扭过头,就看见中原中也不知何时已经坐在饭桌前,筷子,餐巾都已经在桌上备好。他又接着同样的步骤处理好自己的一碗,便端到桌子处,将其中一碗轻搁在对方面前。

“请用。”

瞟过一眼,就怀抱着端详着艺术家呕心沥血完成的顷尽毕生的作品的心态的中原中也,看见碗中晶莹的米浸润在浅棕色的汤水中,几块豆腐鲜萝卜之类的佐在米饭上像一片浅滩。他的肚子发出一声抱怨,刚还懊恼自己鬼迷心窍一样的话该怎么回拒时的复杂心情云消雾散。

客厅里多了咀嚼声和吮吸汤水的声音。中岛敦暗自观察着中原中也脸上的缓和,自觉没有什么失误,似乎还能合乎对方的口味,就将头埋进他的饭中。





中原中也结束了夜宵,便静静的坐在椅子上看着几乎将头埋在碗里的中岛敦,酒精差不多在喝茶的就已消失殆尽,他却觉得自己的意识仍然含混。

他盯着中岛敦头顶的发旋,觉得有些可爱。

说实话他很享受这样宁静的氛围,这样他就可以忘记黑手党里的厮杀和勾心斗角,安安静静的过这样的生活。身边还有一位有如妻子一样贤惠的后辈,照顾自己的起居。

妻子一样的…中原中也哑然,这才发现自己在不经意之间想了什么。

他不知道他对这样的中岛敦抱有怎样的感情,亲情?友情?师生情?抑或是爱情?

没想到自己一把年纪了如今还为毛头小子般的感情而发愁,确实不像自己。想必被别人知道了也会成为餐后笑点吧。


中原中也看着中岛敦毛茸茸的脑袋在自己眼前晃动,银白的头发在昏暗的灯光下闪着光,看起来很柔软的样子,好想揉一揉。

于是他就这么做了。

他轻轻的在半蹲着收碗的对方的头发上揉了几下。

然后就为自己遵从本心的行为而感到尴尬。


长辈一样安抚的感通过头顶上的热源传来,中岛敦愣神,轻咬了一下嘴唇,不合时宜的想起太宰治的手,同样温热,可靠,同样的温暖的感觉像要落泪。

中岛敦觉得胸口很闷,童年的记忆和彼时安逸一起涌上心头,他的心底一阵悸动,没有中也的纠结,但他觉得很抱歉,中也先生会被自己这样的人喜欢。

深夜的钟声再次敲响,扰乱寂静的古钟仍在滴答走动着,打断两人无声的交流,中也像是疲了一样垂下手,费力抬起眼皮看向中岛敦的眼犹如散落月光的澄蓝湖泊,波光粼粼,却深不见底。

而静止在一旁中岛敦潜藏在鸦羽般睫毛下的紫黄色光辉流动不止,水光盈盈像是突然起雾的清晨,同样深不见底。

如果有镜子他们大概会发现他们的表情,眼神,眼底的东西在这一刻惊人的相同。

可惜他们没有镜子,也不会发现他们对对方抱有同等的感情。

敦回了神,他不声不响,仿佛刚才的情不自禁只是两个人的错觉。

客厅只剩下碗交叠在一起,发出轻脆的碰撞声。

过了一会,中也打破凝滞不动的空气。

“太晚了,去睡吧。”

“恩。”

今晚他们都有些失态,都应该晚点休息。

虽是这么说,中也仍是磨蹭着,仿佛座椅上有什么粘稠的东西,等到敦收了碗,他和对方一起走到拐角处。

“晚安,前辈。”

“晚安。”

随着几乎重叠在一起的门响,灯熄灭了。

end.

居家过日子

写不出高大上的格调

最后请自行理解为热能感应灯或是一切具有高科技的含量的灯。

评论

热度(72)